一个老老师的故事。。。。。。

有人问我,为什么攻读平面设计,却当个摄影记者?

X X X X X X X

90多年中学毕业的朋友们,应该都记得“广告设计”在当时是蛮IN的,
“广告”,“广告”,当时的我以为到吉隆玻读“广告”,
毕业之后就可以拍摄电视机里常常看到的电视广告。
很酷对不对?

到了设计学院,
每天用Technical Pen学画line and dot,
用Indian Ink学typography,
用Gray Marker Pen学toning,
用Charcol学illustration,
为什么没有教我如何拍电视广告的课程????

我一厢情愿的以为广告等于电视,
这个“误会”让我在每一堂设计和美术课上,
难熬到。。。。。。

当然,摄影也是其中的一个科目,
也是唯一能让我得到好成绩的科目。
第二年的老师,Ah Sir,
我们是这么称呼他的,
年龄接近60的他,在第一堂课就告诉我们,
他希望明年(也就是我们的最后一年)会有学生从这一班主修摄影,
因为越来越少学生上他的课(没有人major photography),
那时我心想,这老老师蛮可怜的,我明年就主修摄影吧,
当然那将会花很多钱,胶卷,相纸,药水,样样都是钱。

第三年,60多个学生,就只有3个人主修摄影,
我就是其中一个啦。
每天拍了照,就躲在暗房冲洗胶卷,黑白的,彩色的,negative, positive,
contact print, ilford, ID 11, Fixer, C41, RA, E6, enlarger,16X20, 20X24.
几个月下来,皮肤也白了,因为每天都待在暗房里。
冲洗照片,讨论,做其他科目的功课,午睡,吃饭,都在暗房里度过。
Ah Sir没有给我们太大的压力,
他给的功课就是-“你们自己尽量拍照,拍到你认为是你最好的20张作品,那就是你们的Final Project。”
一年的时间就20张作品?简单吧?
不!一点都不简单。
Ah Sir没有给我们3人上什么课,那一年里就是等我们拿作品给他看。
每当我们认为是最好的时候,Ah Sir就问”Are you sure these are the works that you want to show me? Are these the BEST?”

Ah Sir一年里,并没有教我们些什么,可是同时也教会了我们很多很多。

Ah Sir让我们了解,毕业之后,他就不会在我们身旁指点我们,而是由我们自己鉴定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教学不一定要是示范式的,与其教你如何拿相机,不如教如何思考。

从吉隆玻到新加坡再读了个平面设计degree,为的是能在这里更容易的找到工作,
当然一毕业,就在广告公司当平面设计师,sigh!每天对着电脑,无聊!
不过好在一年之后有机会加入报馆,而一待就待了5年。

上个星期,回到了设计学院,Ah Sir坐在座位上阅读Malay Mail,
Ah Sir的样子老了许多,我也毕业快10年了,
Ah Sir今年没班可教,因为没有人修读摄影,
学校没有要求他离开,他也不想退休呆在家,所以每天还是拿薪水到学校阅读报纸。
我也跟Ah Sir汇报这几年我做了什么,
摄影展啦,出版摄影辑啦,奖项啦,
让Ah Sir知道,虽然他没有在旁督促我,可是我并没有偷懒喔!

哈哈,anyway 

Ah Sir

祝您,

身体健康。

Ah Bob

LICT

http://www.limkokwing.edu.my

Ah Sir 每天就是在这里阅读报纸啦。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