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6年10月

淡水-渔人码头

dansui2.jpg



dansui.jpg, originally uploaded by ah BOB lee — the JiuHuKia.

Read Full Post »

lock

Read Full Post »

AhBob_papa

IMG_2137.0

现在距离ah Boy出世的日子还有大约18个星期。
18个星期也就是4个多月吧。
报馆的新爸新妈们一碰到我就你一句我一句的,
建议我和HH可以开始为ah boy买点东西准备准备。

买东西,当然就得去shopping啦。
mother care, kiddy palace, spring maternity, mini toons,
这些不常去的商店,却变成了shopping center里的必到之处!!

Marina Square的corner corner有新爸新妈角落,
Suntec 楼上再楼上也是一定要光顾,
HDB hub 里有很大很大的孩子皇宫:P,
还有必须开车才方便到达的ubi bb天堂。

其实要找到这些新爸商店并不难,
困难的是,
到底是这一个品牌比较好呢?
还是这一个商标的比较适合?
该买这一个size的吗?
还是买大一号的呢?

纸尿片、湿纸巾、bb cream、 mama cream、
newborn 奶粉、bb床、新生被单、爽身粉、
小手巾、床垫、电子温度计、手推车、bb车垫、xx、yy、
zz、 abc 、 opqrxt 、等、等 等等、 、 、 、 、

还有一个我认为必须买的东西(如果你和我一样不懂理财)
那就是买个很大很大的猪猪扑满。

一天放S$5, 18个星期也就是126天, 那就有S$630.

S$630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这扑满里的钱不拿来买贵重的东西,
因为如果一起用来买ah boy手推车、睡床和厨房用品,应该都只能买半个;
而如果拿来买清洗ah boy屁屁的棉花和传统尿布,
ah boy应该可以把用不完的留给ah boy的ah boy。

😀 😀

好!太好了!
今天就开始把今天的S$5放进去猪猪扑满里,
希望能很快很快的就把它装满,
那就可以买很多很多棉花和传统尿布了。 😀

Read Full Post »

dear reporters,

我不属于早晨,
却必须与八点一起上路。
也许是那刺眼的阳光,
同样的高速公路,
却因为那多出来的影子,
变得遥远了许多。

十二点的美食,
敲不响肚皮里的闹钟。
手中相机的重量,
却随着墙上钟一秒一秒的增加。

空中虽然装着下午三点的氧气,
大脑却分析为凌晨的味道。

anyway,
亲爱的记者们,
求求你们。。。。。。
please, please, please, try not to arrange morning job ok ..
please please please …….
very tiring………….

ah bob the jiuhukia

Read Full Post »

思念是蓝色的……

思念是蓝色的,

至少此刻我是这么认为。

决心要把毛里求斯的记忆定格在此刻的美丽,

然而那双孤独的拖鞋却一直无法在镜头内聚焦,感觉有点烦躁。

脑子里温习着你的叮咛,仔细地检查相机的快门和孔径。

后来,看到沙滩上迎面一对恋人走来,

我这才了解失落的原因。

 

 

 

 

by huihui

HH(图文)2003-11-24

 早已听说远在印度洋的毛里求斯有很漂亮的彩虹,启程前,还在笔记簿做了记号,提醒自己在雨后一定要寻找空中的彩绸。

  是我幸运吗?这五天的旅程一路风和日丽,虽然错过了邂逅七彩的彩虹,我却在这岛国绚丽多彩的景物人群中找到了慰藉……

--思念是蓝色的……

  我下榻的The Residence酒店临海而建造,沿着海岸线绵延到很远的地方。酒店的建筑散发着浓厚的欧陆格调。

  一到酒店,私人侍者就随我入房,帮我把衣服从行李取出来整理,之后还为我放水,让我做香薰泡澡,感觉受宠若惊。酒店公关说,这可不是记者团才有的特别待遇,每间客房住客也能享受这种昔日种植大园主的气派。这次我是应毛里求斯航空(Air Mauritius)的邀请,造访这地方。

  清晨6点半,我独自走在柔软的白沙滩。蔚蓝的海水,要不是蓝天被层层叠叠的云朵遮掩,我能想像那海天一色的景观一定很美。

  叫这沙滩作”Belle Mare”,不是没有理由的,眼前这一滩美丽的海蓝完美得很超现实。

  怪不得当年英国作家马克吐温(Mark Twain)这么形容毛里求斯:“上帝先创造了毛里求斯,再仿造毛里求斯创造了伊甸园。”

  思念是蓝色的,至少此刻我是这么认为。

  决心要把毛里求斯的记忆定格在此刻的美丽,然而那双孤独的拖鞋却一直无法在镜头内聚焦,感觉有点烦躁。

  脑子里温习着你的叮咛,仔细地检查相机的快门和孔径。

  后来,看到沙滩上迎面一对恋人走来,我这才了解失落的原因。

--七彩人间土

  话说很久以前,有个贫穷但乖巧的小男生,循着彩虹,找到了天堂的入口。
by huihui

  他在仙境中玩得不亦乐乎,他以为自己已找到了幸福。不过,他始终不属于这国度,该离开的时候,他向仙女要求回来造访。仙女不忍拒绝他,便往人间撒下七彩仙粉,仿造仙土。

  而这个人间天堂,就在毛里求斯查玛丽亚(Chamarel)的七彩沙丘(Seven-Coloured Dune)。

  你当然可以用很科学的原理,来解释这经过风蚀的火山岩石,为何会分化成这色彩层层叠叠的沙丘,然后展现一道如此独特的风景线。  不过,向导詹德拉斯说,小时候他妈妈就是讲这故事,解释这景观的由来,他一直深信不疑。

--看莲花如何脸红

  是莲花把Pamplemousses国家公园这个地方带出国界。

  相信你还没看过莲花披上洁白的外衣,敞开芯蕾,然后又染了一身羞红静静地枯萎吧?
by huihui
  像许多探奇的旅人一样,我来到了位于路易斯港(Port Louis)近郊的这个花园,追查使莲花脸红的原因。

  原来是这片特殊的土壤和环境,让这种从亚马逊河(Amazon River)移植到这里来的莲花,展现心情的颜色。

  由此联想到当地通用的语言——克里奥语(Creole),也是从法文演化而来。据说,早期村内的非洲小孩,模仿有钱的欧洲种植园主讲话,却始终不懂得正确的法语语法,所以这种充满地方色彩的“另类法文”便由此沿用了下来。

--追寻小丑鱼的踪迹

  也许是中了电影《海底总动员》(Finding Nemo)的毒,当我在头上套着透明的玻璃箱(没错,确实是玻璃箱,只不过接上氧气管)下海做“海底漫步”(Undersea Walk)时,还真的希望有机会能看到这种奇特的海洋生物。

by huihui

  这个海域肯定是找不到小丑鱼,不过我下海后倒是被不少海龙宫的“三级上士”(Third Sergeants)簇拥。

  这里虽然没有太多可以深潜(scuba diving)的地点,但如果你只打算悠闲地与鱼儿同嬉,小岛周围的珊瑚湾,倒是为游人提供了不少浮潜(snorkelling)的好地方。

  这里的酒店都有船只定时把住客载送出海浮潜、滑水、玩帆船等水上运动,免收费。

--哭泣的黑河谷

  黑河谷(Black River Gorges),一条满布伤痕的河流,一段哭泣的传奇。当地最早的居民,是1598年荷兰探险家为开发毛里求斯而从马达加斯加迁移过来的非洲奴隶。占领者以荷兰王子的名字将这地方命名为“毛里求斯”。

by huihui

  1715年它被法国占领,在法国人的殖民统治下改名为“法兰西岛”。这块多灾多难的土地后来在1810年,被英国远征军从岛的最北端悄悄登陆,一夜之间又多了一个主人。

  后来,英法双方经谈判使其成为英属殖民地,并改回原来名称“毛里求斯岛”。在1835年废奴运动取得胜利之前,岛上甘蔗种植业迅速发展,奴隶制不断深化,有不少被虐待的黑人奴隶,忍受不了折磨逃入深山里躲起来。

  由于找不到食物,他们走着进去,躺着出来,一具具含冤的尸体把河谷染得乌黑,而黑河谷的名字,也因而流传了下来。

Read Full Post »

风和日丽 :P

风和日丽

Read Full Post »

kopi天使

kopi-angel

因为你,

所以。。。
一包简单不过的kopi.
也能让我的肩膀长出那爱的翅膀,

飞起来。

———Sunday morning, November 13, 2005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