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 BOB 爸爸日记

在我还没忘记这一周的点点滴滴之前,

我会尽我的全力把我的经历和感受给记录起来。

16th Feb 2007

早上六点,做好了一切准备,等待着bb的到来。

下午一点,办理入院手续。

下午四点,羊水破了。

傍晚七点,麻醉药已经在身体里面游走。

晚上八点,感受着间隔五分钟的阵痛。

晚上九点,阵痛的频率一再增加。

晚上十点,继续等待。

晚上十一点,bb每隔六十秒就被肚皮的紧缩给压迫。

晚上十一点半,阵痛越来越频密,可是bb的心跳并没有随着阵痛的步伐跳动。
时而快,时而慢的心跳,让医生叔叔做了剖腹生产的决定。

晚上十一点五十分,妇产科医生、儿科医生、麻醉师和护士做好最后的准备;
相机、广角镜、macro、录音机、
电池、我还有hh也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晚上十一点五十几分,手术台上的hh紧握着我的手,
医生开始用手术刀在小腹划开了一道门,
吸管开始“唏唏噜噜”地吸着三十七度的血。
墙上的时钟,就快到凌晨十二点了,
就在这时候,医生抱起了ah boy,
几秒钟之后“呜。。。呜。。。。哇哇哇!!!!”,
ah boy 用他的哭声让躺在手术台上的妈妈知道
“妈妈!不用担心,我很健康哦!”,
hh也哭了,是的,是感动。

17th Feb 2007
凌晨时分,发出了无数的简讯,也收到了无数的祝贺。
《我报》兄弟姐妹们的欢呼,不输世界杯的球迷。
等待着hh回到病房的同时,心中不停的对自己说我是个baby的爸爸了!
真的,真的还是感觉很不真实。 😛
忘了是凌晨几点,hh因为早前注射的麻醉药,身体不由自主的一直抖着,
护士解释说那是麻醉药的副作用,在几个小时后就没事了。
终于,护士小姐把ah boy带到了我们的病房,看着那小不点,
那属于我们的ah boy,真正的诞生了,真正的会用眼睛和耳朵与我们交流,
而不是象ah BOB 爸爸周记里,ah BOB爸爸的自我陶醉的以为ah boy和我的谈话。
护士让hh把ah boy抱在怀里,好让她能为ah boy喂食母乳。
也许是熟悉妈妈的体温、心跳和声音,那小不点很快的就乖乖的躺在妈妈的怀里,
紧张的反而是上过产前课程的爸爸妈妈们。

二十几个小时里只小睡了一下,我那恍恍惚惚的大头,还没好好的休息天就亮了。
外公、外婆、舅舅、舅母、ah girl阿姨、报馆的叔叔阿姨们还有除夕夜团圆饭前赶来的小胖大大大叔叔,
一个接着一个的祝福,好让在病房里度过除夕的我和hh能感受到一点新年的气氛。

慢慢的到了新年倒数前的几分钟,我把ah boy从婴儿房带到我们的房间,看着墙上的电视节目,
我、hh和ah boy一起度过了我们的第一个农历新年。

18th Feb
初为人父才两天,就悟出了这一个小小道理。
-如果你认为怀孕是辛苦地,那么我告诉你,生产会更辛苦。(这是hh告诉我的)
如果你认为生产是辛苦地,那么我再告诉你,照顾初生婴儿是更加辛苦地。

看着护士们轻轻松松的安抚哇哇大哭的ah boy,
抱起、放下、拍拍、换尿布、清洗便便,每一个步骤都那么的简单。
一向自负的我认为,只要用心看护士们手法,我想应该是蛮容易上手的。
就当我把ah boy抱在手上要帮他换尿片的时候,
ah boy双脚一直猛踢这一个新手爸爸,
新手爸爸慌了,提着ah boy的双脚,叫着床上的hh“救命啊”
ah boy一直踢,一直踢,头就快撞墙了,hh马上帮忙握着ah boy的双手,
啊!啊!啊!
不行了。
快快按button!!!! nurse! nurse! can u come to our room to help us??

护士来了,两三下就把ah boy给安抚好了。

老老实实的告诉你,我快哭了!
挫折感太重了!!

19th feb
终于可以回家了!
办理了出院手续,新手爸爸开着有始以来最安全的车。
这一段upper thomson road,好像很长很远,
后面的车一定以为我忘了放我的p plate或是 L lesen
要不然一定是有考官在里面,要不然为什么架得那么慢呀!

终于还是到家了。

20thfeb
新手爸爸到ntuc买奶粉,看着从没看过的牛奶分铁罐。。。。。
我的妈呀!!! 这些奶粉到底有什么分别呀?
N… I.. F…. S… 1….2…. .26….?????
“喂!炳耀啊!N 跟 S有什么分别呀?”
blablbalbalb..
okok。。。
终于还是买了“阿姐”抱着别人的bb的奶粉给ah boy :)。

21st feb
明天,ah boy和hh就要回医院复诊,
复诊的同时,ah BOB爸爸就要替ah boy申请报生纸。
那,报生纸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就是名字啦!

那,ah boy 的名字是什么呢?
ah BOB爸爸在ah boy出世的时候就sms出生时间给陈叔叔,
好让陈叔叔有时间能为ah boy取个好名字。

可是前几天叔叔都不在新加坡,
这呀,可把爸爸给急坏了。
外公、外婆、奶奶、姑姑、妈妈、叔叔、阿姨还有很多很多人一直问
ah BOB爸爸,名字ok了吗?
名字ready了吗?
要不要给另一个师父算?
就用“子乐”好不好?

ahhhhh…..

小陈呀,小陈! 快快帮我解围啦!!

等。等。等。。。。。 等。。。。。

终于在凌晨一点十八分接到了陈叔叔的简讯!
“bob,名字我已经电邮给你了!晚安! :)”

all-name_1.jpg

22nd feb
凌晨两点!!
坐在电脑前,checking email!
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摸着下巴,
然后右手的拇指、食指还有中指摸着右眼的眉毛。
hmmmmm…………
这名嘛!!!
笔画不错,可是就是不怎么称心,
这一个呢,
我喜欢,可是人格却并没有想像中的好。
那一个嘛,我和hh都不喜欢。

hmmmm…….
那,我就依照小陈的计算,
自己也当一当命名师傅。
“乐”字吗,我是一定要的啦!
那中间的嘛,就。。。。

伟乐,韦乐,俊乐,文乐,汶乐,

最后决定!!!!!!!!!!!!!!!!!!!!!!!!!!!

IP3Q7084.jpg

乐乐

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lele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

Posted in 未分类

恭喜你呀!恭喜我!

naked

叔叔阿姨大家好!
我就是ah boy啦!
我呀,是在除夕的除夕出世的哦!
爸爸问我,为什么那么着急呀?
爸爸不知道其实ah boy我想快快出来和大家一起过新年嘛。

爸爸告诉过我,
除夕夜呀会有很多叔叔阿姨跟我们一起在阿公的家吃团圆圆的饭,
大家会围在圆圆的桌子,
用圆圆的碗,装着圆圆的火锅汤里的圆圆的舞狮牌肉丸,
就因为那圆圆肉丸,我就提早出来咯!

可是,我们的团圆圆的饭没有在阿公的家吃呀,
没有叔叔阿姨,也没有圆圆肉丸,
有的是很多很多baby,护士和医生。
在医院里,一直听着电视节目里的新年歌。
爸爸、妈妈和我就在病房里一起倒数,
5。。。4。。3。。。。2。。。1。。。。
恭喜!恭喜!
恭喜! 恭喜!
恭。。。。哇!哇!哇!
爸爸妈妈我要喝奶啦!!!
肚子饿了啦!

gongxi gongxi

各位爸爸周记的读者们。。。。。。

现在是早上630,我和hh就坐在客厅里吃着葡萄面包。
半个小时前,我们把ah boy的床给穿上美美的床单,
hh把我的牙刷给收了起来。

故作镇定的我们,等着送报人的到来。
hh打开电脑把电邮给check了一check。

hh喝了一罐鸡精,我喝着浓浓的咖啡。

手机charger拿了,
相机batteries charged了,
MD和mic packed了 (yandao交代我把ah boy的声音录起来),
IC带了,
衣服,jacket,baby cloths。。。。。。

——–
号外!号外!

btw hh刚刚又喝了一罐鸡精 😛 7:32am

———

update 9:07am
hh在8:10am的时候,已回床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