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

AhBob_papa 

best friend

我以为,
你那吊儿郎当的老爸,
不会因为周末,
而特别想你。

我又以为,
你那坐不定的“笑佬呗”,
不会因为将再带着相机旅游,
而为你失眠。

其实,

原来,

你那圆圆的脸、
傻乎乎的表情、
小小的肚腩、
还有那香香的如意油,
早已悄悄地
潜入你老爸的
心房。

hh妈妈日记

AhBob_papa 

2007517日(星期四)11.03pm  

  以为我不会掉泪,但是刚才闻到乐乐在我衣服上留下的婴儿香,眼睛还是不争气地湿了。突然很想念每次抱着他时,他把头往我肩头钻的感觉;想念他听到我为他唱童谣时的那一脸傻笑,更想念他每次看到我时,兴奋地伊伊呀呀叫的模样…………  

  虽然并不向往做全职家庭主妇,成天在家看孩子,但是想到接下来每星期只有两天能跟这小光头相处,真的还有点难过。今天开工第一天,虽然久没打字,手指有点不听使唤,但还是出奇地能在自己设定的时限内完成任务、提早交稿。难怪有报馆同事说,有家庭的人写稿是比较有效率的。哈哈:)

  离开报馆、回到娘家,爸说,乐乐刚闹了好一阵,好不容易刚合眼睡着,叫我不要惊醒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他的小光头,这小东西像是知道我来了,突然睁大双眼,醒了。以哄他入睡为借口,趁机抱起已累得全身软绵绵的他,决心争取与他相处的每一刻。  产假结束前,爸就不断唠叨我不要抱着哄他睡,免得他以后每天傍晚临睡前都要哭着找妈妈。原本我还任性执意这么做,自私地希望他日后不会因跟我相处机会少了,而不找妈妈。直到那天,傍晚出外买东西回来时,看到他哭得整张脸涨红的样子,我才知道我错了。  再自私,也不应该狠心地让他每天都在落空的期盼中入睡。

  所以乐乐,不要怪妈妈不再抱着哄你睡觉ok?你要试着自己入睡,妈妈也会学习坚强。
lelemama

真爱国?假爱国? 

文:林明华  转载自5月9日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来自马六甲文庙,现在是新加坡国会议员的李美花至今不忘甲州两所母校对她的栽培之恩,但她在受访时却坦言,她并没有回国服务的打算,因为新加坡当年为她提供了继续深造的机会,成就了今天的她。

  出生于小乡村的李美花,原本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放弃自己土生土长的故土。她远走高飞的故事,始于她一颗坚持到底,决不放弃的求学之心。那是1980年的事了,她考入了马大,但她入读的不是她所喜爱的工程系,后来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工程系录取了她,她因此毅然作了改变她这一生的决定:离开马大,投奔狮城。

  李美花的故事其实一点也不传奇,像她这种背景的人才,狮城到处都有他们的身影。他们不过是我国在过去40年里,因为种种歧视政策而流失到海外逾百万人才之一。

  不只是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也因为它成功的招揽人才政策,新加坡就像是一块强力的磁铁,把一批批大马人才招揽过去,单是新山宽柔中学,每年被狮城大专学府录取的高中优秀生,便数以百计。请不要问他们为什么,因为他们所持有的独中统考文凭,压根儿就不受国内任何国立大学的承认。当然,你也不必抱太高期望,以为三五年后,他们便会学成归国,报效祖国。

  说到报效祖国,我想起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多年前,一位原本服务于英国的心脏专科医生受政府的招揽专才回国计划所感召,回国进入新山中央医院服务。在他服务期间,新山中央医院心脏部门被誉为全马最好的政府医院心脏部门。可惜的是,几年后,他还是离开了新山,选择了狮城。

  他为何毅然选择了回国,又毅然选择了离国,二度外流的背后,是不是歧视政策所然。若然,我们的对策是什么?或者,我们根本就淡然以对。

  李光耀在其回忆录中说,他于1970年代初期就已提醒我国当时首相敦拉萨,由于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华人和印度人纷纷移民到澳洲和纽西兰,造成马来西亚蒙受人才外流的损失,敦拉萨当时却回答说:“那不是‘人才外流’,是‘麻烦外流’,把麻烦都排出马来西亚。”30年后,抱持类似思维的政客仍大有其人,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便指大部分外流或移民海外的人“向钱看”,是“寻找糖的蚂蚁”。

  尽管面对如此近乎污辱性的批评,流失在海外的人才却从来也不掩饰他们的“原籍”身份,他们刻苦学习,奋斗不息,并在各领域取得巨大成就时,仍以自己是“马来西亚人”为荣。

  高喊爱国者丝毫不疼惜人才,任由人才外流;被套上“不爱国”原罪的外流人才,却在国外默默耕耘,为马来西亚争取荣誉。到底谁是真正爱国,谁是假爱国,你能告诉我吗?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