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咯! (一天罢了啦)

AhBob_papa

lelejuly.jpg

放假咯!
ah bob 爸爸放假陪乐乐,
hh 妈妈放假把乐乐带回woodlands熟悉环境。:P
外婆放假因为乐乐的爸爸妈妈把他带回家。
外公放假却更忙,
忙着清洗乐乐jurong的睡床、打扫屋子、装extra的晒衣架,
家里的一切忙完了之后,再到战场与兄弟们集合,讨论着下一场。。。。。。马,该如何战。
哈哈哈哈。anyway,hapi hapi 就好。

在还没当爸爸之前,每天总是在策划假期如何用,
应该集中起来,还是分成几次。
应该背着包包潇洒几个星期,还是买budget air到曼谷asia hotel小住两三晚。
(asia hotel,应该很多新加坡朋友们都住过吧)

有了乐乐之后,假期就是用来陪乐乐复诊啦、打针啦,
当然,除了看医生打针之外,放假其实也是希望在家忙自己的东西的时候,能随时地与乐乐玩耍。

其实在过去的两个星期,我错过了亲眼目睹乐乐几个新的里程碑!
就好像乐乐开始坐walker,当然很多朋友都反对,不过看到乐乐自由自在的在房子里走(滑)动,
开开心心地到他自己想去的地方(写到很象乐乐到很远的感觉),也就随他去吧。
除了walker,另一个新鲜事就是,乐乐开始吃固体食物啦!
hh妈妈在几天前买了宝宝饼干给乐乐,贪心的他大口大口的吃,还有就是开始吃rice cereal加萝卜,当然都是煮到糊糊的。

吃了几天新mum-mum的乐乐,ah bob爸爸都只是在hh妈妈的手机里看到。
所以,明天那了假,我一定要亲自喂乐乐吃饱饱。 🙂

leleeat.jpg
(乐乐象不象他的好朋友cookie monster??)

Advertisements

《我报》摄影工作坊 (05/08/2007)

myNikonWorkshop176my2607.jpg

registration form

我报》得奖摄影记者李欣赏和谢智扬与你分享摄影技巧和秘诀,教你如何像专业摄影记者那样拍出“会说话”的照片!

Bob Lee 李欣赏:

《我报》摄影记者,作品曾获SPH华文报集团新闻奖的最佳新闻与特写照片奖、2005年新加坡艺术奖、ClickArt国际艺术新闻摄影集会,曾主办摄影展和出版摄影辑。

Chia Ti Yan 谢智扬

《我报》摄影记者,作品曾获SPH华文报集团新闻奖的最佳新闻与特写照片奖。

OKASHI Lee

生病了好多好多天,终于在刚过去的两天里慢慢恢复了。
虽然身上还是有很多小红点,可是比起上个星期,情况真的是好多了。

ah bob爸爸常说,打从我出世到现在,一家人总是和我一起有难同当。
我呕吐和拉肚子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有外公外婆也一起呕吐拉肚子,
lelee.jpg

而最近也因为的小红点,爸爸妈妈外公外婆也必须和我一起涂抹药膏。
哈哈哈真的是有难同当哦!

还有就是外婆为我取了个日本名字哦!
我叫做“OKASHI”好听吧?
那,为什么叫“OKASHI”呢?
那是因为外婆说我很凶!!
每当我在房间里咿咿呀呀的叫喊,
外婆就会用福建话说:“这小孩凶到要死(ock ka si)”
哈哈哈哈!!!!

乐乐的小红点



lele.jpg, originally uploaded by ah BOB lee — the JiuHuKia.

可怜的乐乐最近一直没能好好的睡觉。
几个星期前,不知道为什么乐乐身体出现了很多小红点。
开始的时候,外公外婆以为是热痱,
涂抹了dusting powder之后并没有好转。
报馆资料室的同事也给了hh妈妈cornstarch的爽身粉。

一直到两个星期前的medical appointment,
原本应该打针的乐乐,却因为那些红点而延迟到这一个星期。
医院的医生阿姨也同时开了个hydrocortisone cream给乐乐,
可是并没有好转。

期间,还因为红点越来越大而再次给医生叔叔检查。
医生叔叔说可能是蚊虫咬伤,然后为乐乐开了个更强的药膏(Elomet)。

终于,红点开始消退了,可是乐乐今天却因为打针而发烧。
sigh。。。。。。。
poor little 乐乐。。。。。。


乐乐发烧前拍的。 :)